办事指南

德国穆斯林的反犹主义情绪

点击量:   时间:2019-03-22 03:18:00

德国汉堡——欧洲正在经历一波新的反犹浪潮德国犹太人中央委员会(Central Council of Jews)的主席称,这是二战以来欧洲大陆上最严重的一波反犹浪潮事实可能正是这样对犹太教堂的攻击几乎每周都在发生,而且从伦敦到罗马,很多人参加的游行中公开高喊反犹口号,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然而在德国,这波反犹太浪潮的兴起有着最令人痛心的历史渊源 上周日,数千人在柏林游行,抗议反犹言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总统约阿希姆·高克(Joachim Gauck)也发表讲话,对反犹仇恨的死灰复燃表达了谴责 当然,我们过去就见到过这样的事情但这次的情况非常不同这一波新的反犹浪潮,不仅仅来自典型的、信奉白人至上主义的新纳粹;有大量反犹敌意,来自有穆斯林背景的欧洲人,这是很多欧洲人都不愿面对的一个丑陋真相 不久前,德国甚至不愿意谈论这一趋势德国人一直认为,穆斯林的反犹主义与“原本”的反犹主义相比,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会转移公众对主流社会中反犹情绪的注意力,而后者是一个广为人知的问题 然而,德国警方已经注意到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近年来,因涉嫌反犹举动而被逮捕的阿拉伯裔和土耳其裔德国人有所增加,在过去数月中,这种情况尤为严重德国政府发现,移民学生中反犹情绪高涨,态势令人担忧,因此正在考虑拨出专项资金,用于犹太人大屠杀方面的教育 当然,欧洲的穆斯林既不是反犹太主义的始作俑者,也不是当前唯一的支持者欧洲极右势力一向反犹,现在仍然如此而由于同情巴勒斯坦解放斗争,极左势力也附带地产生了反犹立场其他很多中间派欧洲人持有温和的反美、反资本主义心态,他们中的一部分形成了另外一支反犹力量 但穆斯林反犹主义的兴起,才是德国的仇恨情绪近期出现变化的原因直到不久前,德国的反犹言行基本上还是间接的、匿名的晚上,可能会有人把反犹言论喷涂在墙壁上;但在白天,极少听到有人会大声说出来,但是今年7月,抗议者们在柏林高喊“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这类集会上还有另一个常见口号:“胆小的犹太猪,出来单挑!”——游行者就在与柏林的大屠杀纪念馆相距咫尺的地方高喊这些口号这就是如今的不同之处:反犹言行不仅充满激情,而且也忽视了,或者是无视了德国特殊的历史 在和穆斯林朋友交谈时,我不由得相信,如今毫不避忌的反犹言行,部分上是对“受害者地位”加以利用的结果,那是欧洲很多穆斯林积极接受的一种失败者情绪这不仅仅是我们经常听到的那种社会科学解释:一些人自身是种族主义和歧视的受害者,他们也针对别人表现出了仇恨和种族主义 不错,欧洲的穆斯林遭到了一些歧视和排斥,很多人感到失落也情有可原但是,这种情绪更复杂,它不仅源自个人对于自己和邻居的感觉,也源自他对自己和国家之间的感觉这具有双重的意义:德国的历史并不是我的历史以及:反正我永远不会完全属于你们国家,我为什么要背上和你一样的负担 一个父母来自土耳其的朋友告诉我,当她在德语学校听到大屠杀的历史时,她有些困惑,这一切和她的个人经历有什么关系我出生于1973年,虽然有金色头发,但也可以提出同样的问题 问题的关键是,它无关个人的参与;它不在我们的血液中,但它在我们的历史中,它就在这个地方的时间脉络里,而移民已经成了这个地方的一部分于德国人而言,对大屠杀承担起责任,必然意味着在内心深处感到:与其他任何国家的公民相比,自己对大屠杀恐怖记忆的传承都负有更大责任——因为铸成这些罪行的命令,是在我们的国土上发布的 德国公民受到的期待不过如此,或者说至少如此,无论你父母来自哪里 今年夏天,情况已经很明显:“老”德国人没能正确地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所有“新”德国人在情感上,这或许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有很多“土生土长的德国人”,我们称之为日耳曼族人,实际上听说过自己的一些家庭成员曾是纳粹分子,这可能让他们觉得要谨慎,不要轻易教导别人该怎么想 但对于整个人类而言,大屠杀都是一个教训每个德国人都有义务,在任何时候明确地向每个人说明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