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朱镕基前大秘示警银行风险集聚 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9-07-22 04:20:01

近来,中国经济走向是各界关注的焦点话题 “政事儿”注意到,正在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十三五”时期中国的发展面临国内外诸多矛盾叠加交织、风险隐患不断增多的严峻挑战,但中国发展的潜力和空间仍然巨大,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 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此外,参加人员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国外政要 李伟所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这次高层论坛的主办单位李伟曾在国办工作多年,朱镕基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总理期间,李伟曾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1991年至1998年)、国务院总理办公室主任(1998年至2003年) 更早前,从1988年开始,李伟曾任上海市政府、市委秘书,而1987年到1991年期间,朱镕基历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 2003年卸任总理办公室主任后,李伟先后担任中央金融工委副书记、银监会副主席、国资委副主任,2010年7月来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任副主任,次年4月起担任主任,任职至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直属国务院的政策研究和咨询机构,名列世界智库百强,是官方智库“第一梯队”的代表“政事儿”注意到,自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以来,李伟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力推官方智库改革 国研中心一位资深研究员对“政事儿”说,国研中心的改革力度很大,酝酿三年后从2013年底启动,涉及“人如何组合、课题怎么做、内部机制如何调整、人才怎么调动起来”等人、财、物各个方面,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如何解决体制内管理带来的体制机制问题李伟自己曾坦言:“我们感到最关键的是体制机制问题(国研)中心面临的很多挑战从根源上讲,就是体制内管理和建设专业智库的关系问题” 在谈到中国的智库建设时,李伟曾表示,要大力倡导“唯实求真、守正出新”的理念,树立实事求是、独立思考的学风加强研究人员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建设,坚持内部研究无禁区、对外发表有纪律的原则 “政事儿”注意到,就在今年开年以来,李伟在多个场合发表了对中国经济的看法 谈制造强国 “制造企业靠'山寨'这种方式已行不通了”     今年2月初,李伟撰文(在经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提出:中国需要找到一条新的发展之路形成中国经济增长新动力,塑造国际竞争新优势,重点在制造业,难点在制造业,出路也在制造业 文中,李伟剖析了我国制造业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中国制造业最突出的问题是处于世界制造业产业链的中低端,制成品不少都为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价格低的“三低”产品,在国际经济贸易利益分配中处于劣势;在2014年公布的全球十家最赚钱的企业当中,中国有4家企业入榜,全部都是国有商业银行,没有一家工业企业现在我们在国际上叫得响的跨国公司太少,如果能够形成一大批具有核心竞争力和较强国际影响力的企业,那么中国经济转型就可以说成功了 李伟提出:今后,制造企业靠“山寨”这种方式已行不通了在新的发展阶段,企业要形成竞争力,必须通过建设更加完善的创新制度体系和市场环境,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显著提升对知识创新的保护水平,改善企业创新发展的政策环境 谈金融 “商业银行风险有可能更为集中”     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以及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伟都曾谈及金融安全问题 他表示:今明两年,随着“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的推进,商业银行经营环境将更加严峻,风险有可能更为集中 此外,外汇市场和跨境资金流动风险不容小觑今年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和资本流出的因素依然存在:一方面,中美经济周期不同步可能导致资本继续回流美国;另一方面,境内主体资产全球化配置趋势也越发明显,企业海外投资步伐加快也将加大资本流出压力 而且,民间金融风险快速上升民间金融涉众性强、地域范围广、风险积聚快,极易引发社会稳定风险,同时也加大了向正规金融体系传导的可能性 他同时表示:在金融创新过程中,部分金融产品所产生的风险隐患不可避免,但总体上是可控的 针对外界所担忧的地方债务和房地产领域是否会引发金融风险问题,他认为:中国政府的监管能力、对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完全可以避免金融领域发生系统性风险,今年的金融环境要好于去年 谈“供给侧改革” “注意不要把供给侧改革泛化”     李伟最近也谈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随着外部需求收缩和国内传统消费需求饱和,我国大量传统产业出现严重产能过剩,存量供给远远超过市场需求随着居民生活水平提高,人民对各类消费需求的性价比、安全、质量等要求明显提高,而消费品供给规模有余而品质不足随着消费升级明显加快,日益向个性化、高端化、服务化发展,新的需求很多,但有效供给却跟不上 他认为:就我国当前而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供需矛盾和结构失衡的重要抓手和切入点;但是,也要注意不要把供给侧改革泛化,要把供给侧体制机制改革的重点与相配套的政策调整区别开来,与产业转型升级的内涵区别开来,与具体产品的升级换代区别开来 那么如何区别、避免供给侧泛化呢?“具体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通过着力推动供给侧的体制机制改革和政策调整,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产品创新提质,增强供给对需求变动的适应性和灵活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的重点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既包括体制机制改革内容,也包括很多政策调整内容” 谈2016年经济走势 “发展前景仍然被国际投资者看好”     今年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李伟表示:2016年国际经济走势变数加大预计全球经济增速从2014年的3.3%下降到2015年的3.1%据世界银行最新预测,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2.4%,2016年增速将小幅回升至2.9%,但低于去年6月的预测值 “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之下,中国外贸出口也下降了1.8%,但在22个主要出口国当中,降幅是最小的,这意味着中国的国际市场份额进一步提高”,李伟称:在利用外资方面,中国2015年实际利用外资额达到1260亿美元,同比增长5.6%,增速比2014年的1.7%有明显提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制造业的利用外资金额在连续三年下降之后,2015年只微跌1%这些情况充分表明,中国商品在总体上仍然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仍然被国际投资者看好 他认为:2016年我国要把握好资本账户开放的节奏,实现人民币汇率的有序调整,稳定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