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胡耀邦在家说话害怕监听 中共高层生活在恐惧之中 图

点击量:   时间:2017-07-04 12:25:05

胡耀邦经历了若干次中共残酷的党内斗争,被罢黜总书记职务之后,在家里说话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提到党内“老同志”的名字时用手势代替,甚至到洗手间开了抽水马桶说话一直以来,总参三部饰演着中共的监听角色,不但监听所有它们认为有“危害国家安全倾向”的人们的电话,还可随时监听厅局级以上干部的电话 1989年3月24日,胡耀邦在家中(网络图片) 胡耀邦若干斗争在家说话害怕监听 作者周志兴在一篇回忆胡耀邦的文章中谈到,从17岁到72岁,胡耀邦经历了若干次中共残酷的党内斗争,痛苦的回忆已经渗透到了血液里所以,当他被罢黜总书记职务之后,在家里说话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尽量不提到党内老同志的名字,提到陈云的名字,就用摸左耳朵来表示,邓小平就摸右耳朵,有时来了探望的客人,就要到洗手间去,开了抽水马桶来说话 文章还透露,胡耀邦去世后,《人民日报》发表悼念文章,说胡耀邦是“光明磊落,无私无畏”,其夫人李昭表示不同意,她说,胡耀邦不是“无畏”,他有畏,所以,希望改成“光明磊落,无私无愧”后来,在江西共青城耀邦的墓地上,树了一块碑,就是李昭写的这八个字 中共高干生活在恐惧之中 中共的监听手段由来已久 2006年,大纪元发表署名丘灵的文章批露,中共不但监听一些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人士等所有它们认为有“危害国家安全倾向”的人们的电话,还可随时监听厅局级以上干部的电话 文章表示,监听机构的龙头要数总参三部了,它不仅监听中国境内的所有电磁信号,还监听国外政要、商业人士,以及卫星通信信号总参三部几乎汇集了中国电子工程、通信技术、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加密/破译技术等方面的全部顶尖力量,与上述技术有关的国家规划等重要决策中都有总参三部的参与 在总参三部的工作人员曾骄傲的说,只要知道一个电话号码,就能监听全部通话并确定位置,而被监听者毫无觉察 文章分析,监听命令从何而来呢勿用置疑,肯定是来自中共最高层,因为军队一直是它运用自如的棒子,1949年以来的历次运动和屠杀中,军队不是做为“榜样”,就是被当做刽子手军队又具有垂直领导、体系相对独立、纪律性要求高等“优点”中共不信任任何人,任何人都只是它利用的一个棋子,想用就用,想弃就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以作为党内骨干的高层领导就更是严格控制的重要对象了,必须掌握他们的一切,监听领导干部的一言一行的“重任”就只有让总参三部来承担了而这种控制不是从廉洁角度出发的,领导干部包二奶、找小蜜、挪公款、贪赃款、要回扣从不过问,它只关心这个人是谁的人、是不是全心为“党”工作的了、有没有二心 文章透露,高级干部们知道被监听,还是小心冀冀的、战战兢兢的“卖命”着,同时想办法给监听的“解放军”们一些好处,尽量别把他们的丑事、恶事拿出去 另外,据《纽约时报》报导,中共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局长梁克涉嫌利用其主掌的北京市国安局情报窃听系统,对时任中共高层,包括胡锦涛、习近平等的电话进行窃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