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两个党的大会 两个亡国之君 吴邦国对政改表态

点击量:   时间:2019-03-22 07:18:00

二O一O年九、十两月在中国的国内外形势方面出现的最关键事件,并不是日本在钓鱼岛扣留中国渔船和中国拘留四名在华日本人引起中日关系紧张因为谁都知道这绝不会引起中日战争,也绝不会动摇中共在中国大陆的统治根基另一方面,国际关系方面的紧张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共转移人民对于国内种种矛盾的注意 这两月最关键的事件是中共及其卫星北朝鲜都要召开党的重要会议,决定有关它们统治生死悠关的问题:北朝鲜要召开党的代表会议,正式宣布金正日的三子金正银(改名为金正恩)为“储君”而中共也将召开十七届五中全会,正式决定习近平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实际上成为中共的“储君” 朝鲜的上一次代表大会召开于一九六六年为什么这次会议不敢名正言顺地宣布为代表大会而只是为代表会议而且还一再延期,拖到九月二十八日才开幕唯一的解释只可能是党内高层意见不一致意见不一致其实就是利益不一致代表会议的决定不是可能被作为党最高机关的代表大会否决吗还有说法是即使金正恩当上了 “储君”,也得由他的姑母金敬姬(在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委员)来“垂帘听政”金正恩被“选”为军委副委员长,北韩当局还封金正恩和金敬姬为大将,并搞大阅兵来为“储君”造声势朝鲜当前内外交困,就算金三代“登基”又能维持多久,还出得了“金四代”吗看来金正恩也只能是亡国之君了 中共呢习近平将成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一事嚷嚷好长时间了但上次中央全会不知何故突然取消了这一议程,还听说习近平表示过不想在中央工作是否他看出形势不妙,不想当亡国之君呢不过中共的规矩是让你干,不干也得干历史发展下去总要有一个亡国之君嘛! 由于最近刘亚洲和温家宝关于政治改革发表过谈话,后来胡锦涛(经过延期)在深圳也陈词烂调地提了一下政改,可能会有人幻想十七届五中全会会不会讨论政改呢但《求是》杂志九月十六日秋石的文章提出“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界限”十月一日吴邦国也发表《充分认识中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这两篇文章给热望政改者头上浇了一盆凉水至于全会将讨论国民经济计划,那不过是日常事务而已 早在一九五九年前苏联召开苏共非常的第二十一次代表大会时,赫鲁晓夫提出: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大致将同时进入共产主义然后苏联科学院院士斯捷潘年写了一篇文章,推测说所有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将第一批进入共产主义,而所有亚洲国家则将是第二批现在看来世界历史的现实的确是从反面证实了这个预测:一九八九 ──一九九一年间所有欧洲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确“第一批”瓦解了现在的“第二批”中国,朝鲜,越南,古巴……是否也将快“进入”了呢另外,东欧巨变是卫星国先垮,两年后苏联最后崩溃那末“第二批”呢是朝鲜先垮还是中共先垮呢我想或许会相反吧:朝鲜至今不垮其一是韩国不要它(两德统一后带来的临时困难使所有韩国人有顾虑),其二是中共不顾国际舆论批评其与流氓国家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