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浙江医院将治疗癌症的核元素注射给病人

点击量:   时间:2018-02-04 06:09:03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原浙江省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钟亚芳,具有20余年医务工作经验,因甲状腺疾病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检查,由于该院管理混乱,误将治疗癌症的核元素注射到她体内从此她病魔缠身,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更让她无法释怀的是,她10岁的女儿疑遭人投毒,体内也被检出带有放射性核元素到底是谁投毒呢?由于当地公安不立案,至今无法找到真凶 现在在北京上访的钟亚芳说:“我们一直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这种痛苦常人无法想像,我曾经六次想自杀,但我看着年幼的孩子,我好难过,她多次跟我说:‘妈妈,你让我死吧!’这都无法一一描述,现在我全身骨骼还在疼痛,我们的染色体基因都异常,我们母女活不长,都面临着死亡” 医院将治疗癌症的核元素注射给病人 2006年12月21日,钟亚芳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做甲状腺同位素扫瞄检查该院医生误将治疗癌症的核元素“氯化89锶 ”(89Sr)注射到她体内 第二天,钟亚芳开始感觉四肢骨骼疼痛无力,随后她的症状越发严重,后来出现肌肉萎缩、脱发、双下肢肌肉僵硬等多种严重症状,到处求治,始终查不出病因 2007年6月8日,经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放射损伤医学应激中心、苏州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检验证实:钟亚芳被检出放射性核素“氯化89锶”,染色体畸变断裂,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20.8Bq 钟亚芳表示,该院的“功能测定室”与“核素治疗室”在同一个房间、同一个窗口后来,她聘请的上海律师以律师事务所的名义委托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作司法鉴定 2008 年5月7日,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做出司法鉴定:“浙一医院核科室设置不符合医疗规范(注射“99mTcO4- (锝)”和注射“氯化89锶(89Sr)”在同一个窗口);在对被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瞄检查用药过程中,误注了放射性药物‘氯化89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排除了通过其他途径接触‘氯化89锶’,则医院的医疗行为与被鉴定人钟亚芳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今年43岁的钟亚芳原是个身体健康之人,没有任何获取“氯化89锶”的其他途径据悉,据悉,放射性核元素是属于严控严管的危险品,锶是一种毒性很强的放射性药物,目前,锶仅在医院使用,外界要取到锶的来源十分困难 为追究该院的医疗疏失,她多次找医院,但该院推卸责任,态度强硬她告诉记者,该院核医学科主任李林法还威胁她说:“我们院长夫人是省卫生厅厅长,你告到天边也告不赢,我奉陪到底;你要小心!我会找你算总帐……” 为了讨回公道,钟亚芳请了律师,向该院提出告诉,2008年5月15日经法庭审理证实,2006年12月20、21日医院购进了4支原氯化89锶,3支已用于癌症患者,余下1支院方不能说明其去向 据专家指出,如果正常人被注射了这个剂量的锶,毫无疑问对人体有伤害,尽管有衰变和排泄,但部份的锶会附着在骨头上,以后可能会罹患骨癌 记者致电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询问此事,但一直无人接听电话 10岁女儿疑遭人投毒 放射性核元素高出母亲几十倍 钟亚芳在遭受病魔折磨的同时,2007年10月,她8岁的女儿钟知含突然发病,病情类似于母亲做了同位素检查后的症状,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经多方救治,也无法查出病因 后经律师提醒,钟亚芳带着女儿做了检查,2007年12月,经苏州大学附属二院和上海放射医学专家检查,证明她女儿体内也有大量放射性核元素;24小时尿中去钾总β:904Bq;染色体畸变断裂;超出正常值11倍 钟知含发病前从未离开过桐庐镇,没有接触核元素的机会经医学专家鉴定,由于她体内的放射性浓度比母亲高出几十倍,排除了母体放射给女儿的可能由于事态严重,钟亚芳在律师的陪同下,到浙江桐庐公安分局报案称有人投毒 2007年12月13日,钟亚芳向浙江省桐庐县公安局提供了李林法雇凶投毒的线索,并多次要求公安机关采取措施,留取检材,但当地公安不理睬在她强烈要求下,12月22日,浙江省卫生厅派专业人员对钟家住所周围进行了监测,未发现放射源 2008年4月23日,当地公安以钟知含体内没有受过核污染为由不立案钟亚芳到处上访告状,当地政府同意让浙江省以外的鉴定机构为其女儿作司法鉴定 2008年10月13日,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做出司法鉴定:“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 钟知含为什么会遭受核辐射呢钟亚芳表示,由于她遭到医院的恐吓,她认为李林法有对她女儿投毒的嫌疑,她手中有雇凶投毒的证据如果核事故的后果得以确认,李等医生将面临法律处罚为转移视线,李林法等利用便利条件,使她女儿也受核辐射,以此说明她是在院外受到的核辐射 她哭着说:“女儿因生病无力读书,一直在家,骨头疼痛,常常头晕、头痛,没有力气走路,生命垂危,我还要上访申冤,没办法陪在她身边” 钟亚芳:我们快死了 希望大家关注和呼吁 钟亚芳向法院起诉医院,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但至今该案仍停留在交换证据、质证阶段 钟亚芳说:“地方官官相护,公安机关不立案侦查,我的案件到了法院也不给判决,这是我第六次到北京上访,当地政府还恐吓我,再上访就劳教,我现在在北京到处躲藏,得不到治疗我不知要如何过?为了维持生命,我们需要治疗,希望大家来关注和呼吁,我们快死了,也希望好心人帮助我们治病” 现在,钟亚芳母女俩饱受病痛折磨,面临死亡,历经两年艰难上访,此案仍未果,作为一个单亲家庭,她已走投无路,她希望当地政府能依法立案侦查,查清她女儿体内核素的来源,依法严惩凶手,还她们一个公道 据悉,甲状腺同位素扫瞄,使用的是“99mTcO4-(锝)”,只发射γ射线,半衰期为6.02小时,对人体无害而“氯化89锶”是一种高毒性核元素,纯β-放射剂,半衰期50.5天,用于治疗晚期骨骼转移癌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