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南周事件”拷问中国转型大路向

点击量:   时间:2019-07-22 07:09:02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风波暂告平息这起事件,在标明中国政治形态的同时,也在拷问中国下一步转型的大路向 在目下中国情势下,可能鲜有人把《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修改并由此引发风波一事,单纯地当成一起偶发的宣传管制事件,而是将之作为“习李新局”的一个函数来解读的毕竟,中共党的宣传主管部门事先审看、修改乃至以报纸名义撰写文章的事情,并非始于今天但习近平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后做出系列开放的姿态,无疑成为社会公众建立新的政治预期的基础 “南周事件”说明,新的政治预期已然设在了政治现实之前,并且成为衡量政治现实是否前行的一个标准也正是因为这个预期,中共各级宣传部门的事前审查,除了与习近平的开放姿态格格不入以外,也让最先可得政治风气的新闻人变得尤其不能忍受 从现实来讲,一个甚或几个政治姿态,并不能立刻改变现实的政治格局及其空间但是,依据这个或这些政治姿态建立起的政治预期,却可能放大人们的空间感,从而反过来让人们尤感现实的逼仄当然,在人们伸展拳脚,发现周遭空间并无变化之后,既存的政治格局可能并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新的变化唯一受到矫正的,却恰恰是人们的预期及其据此所成立的“空间感”也因此,唯一受到影响的,也许正是被矫正的政治预期所根据的政治姿态由此而减色的,当然就是这些政治姿态所欲开凿和塑造的政治新局 诚然,即使所谓政治新局,在相当程度上,也只是新的政治预期或曰政治想象的一部分但是,无论如何,“南周事件”的的确确是媒体人的挑战,也确确实实是习近平的难题,而宣传部门不过是沿着老轨尽职尽力地拉着自己的旧车而已,庹震也只不过是因为其在官方宣传机构中的“完整”履历、以及自北京南下的路径和路向,而有幸成了一个符号实际上,在“南周事件”中,庹震是否亲自操笔修改了“新年献词”并非那么重要重要的在于,人们通过对庹震形象的“打造”,通过对既有媒体管理方式的抗议,获得了探寻习近平的政治偏好、丈量习近平已现的政治姿态与可能的政治行为之间距离的机会 “南周事件”,应该算是威权体制下的一个再典型不过的意识形态管制事件在威权体制的前一个政治形态——极权体制下,意识形态控制如水银泻地般遍及整个社会,从而没有任何向这种控制方式表达不满的空间而在威权体制下,媒体的绝对垄断和绝对掌控已经大幅松动,包罗万象、阐释一切的意识形态已经笼罩不住社会,多元思想的落脚已经撬移了正统性与合法性的基点……作为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麾下的“南方报业集团”,其子报刊中产生了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这种现象正说明了在威权体制下,存在政治变动可能性的现实 威权体制,向前一步可跨入民主化社会,后退一步就又回到了极权体制时代从这个意义上讲,“南周事件”实际上就是对中国下一步转型路向的拷问对这个拷问,纵然可以暂不回答,但也绝不能拖之过久政治停滞带来的绝望感,将迫使社会成员以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方式来拷问这个转型的大路向 说到底,宣传部门可以修改有关“梦”的文章,但是却难以改正人们脑子中的“梦想”这个事实,实际上已经为中国社会的下一步转型规定了方向“发现”这个方向,确定这个方向,坚守这个方向,中国才有可能走出威权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