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一方硯臺,一生情結”——寧夏一老人自建賀蘭硯博物館守護地方文化符號

点击量:   时间:2017-11-04 13:25:04

新華社銀川5月20日電(記者趙倩)在寧夏銀川市郊一座不起眼的二層小樓裏,整齊地擺放著600多方質地細膩、雕工精湛的賀蘭硯     這些賀蘭硯凝結了虞崇文近20年的心血今年68歲的虞崇文擔任過寧夏政協委員、文史館館員,在企業做過職業經理人,然而對於賀蘭硯的情結卻始終如一     “1996年我在企業工作時,因為一個文化項目接觸到了賀蘭硯,當時就被它由內而外的美吸引了”虞崇文說,當時有關賀蘭硯的書籍特別少,於是他自己就開始走訪賀蘭硯雕刻大師,四處蒐集資料,並花費10萬元出版了《中國名硯——賀蘭硯》一書     而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虞崇文慢慢地發現自己已經對賀蘭硯“上癮”了,特別是當他在銀川市場上苦苦難覓一方好硯時,內心便萌生出要建設“賀蘭硯場館”的想法     硯是中國傳統手工藝品之一,與筆、墨、紙合稱中國傳統的“文房四寶”關於賀蘭硯,最早在《寧夏府志》中有這樣的描述:“筆架山在賀蘭山小滾鐘口,三峰矗立,宛如筆架,下出紫石可為硯,俗呼賀蘭端”     虞崇文告訴記者,賀蘭硯最講究“俏彩”,即根據石料紫綠兩色的多少、大小和分佈位置,設計圖案與層次,整個畫面紫綠分明,互相映襯     賀蘭硯出自賀蘭石,而賀蘭石又長於賀蘭山,這些在虞崇文老人看來,都代表著寧夏的文化身份幾年前,傳承了300多年的賀蘭硯製作技藝已被列入國家非遺項目,但同時也面臨著後繼乏人的困境     於是,虞崇文開始通過各種渠道收集賀蘭硯,除了買成品,他還會挑選好的石料請不同硯種的雕刻師進行雕刻,以豐富藏品風格和題材隨著收藏的硯臺越來越多,家中存放空間也越來越小,為此虞崇文搬了三四次家     “這些硯臺對我來說是個人收藏,但對社會來說就是非遺的展示和傳承”虞崇文說考慮到這些,老人決定利用自己的賀蘭硯藏品,建設賀蘭硯博物館     記者了解到,剛建成的寧夏賀蘭硯博物館耗資近400萬,其中80%都是虞崇文自籌“籌建博物館過程中,我才發現,很多人都很熱心於保護和傳承地方文化,有些給我捐資,有些給我捐藏品,這既讓我感動,也讓我感受到責任”     就在博物館落成之際,虞崇文主動聯繫銀川一小學,將它作為學校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教育示範基地,讓學生在這裡了解寧夏優秀的石硯文化,走近非遺     “資訊化的發展使無紙化學習、辦公越來越普遍,硯臺的實用性已大大降低,如果不及時保護,今後孩子可能都不知道真正的賀蘭硯是什么樣子”,他認為,社會公益性是民營博物館應該具備的“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