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孤獨圖書館建築師:創作者的情緒未必翻譯給每個人

点击量:   时间:2017-11-03 18:19:08

  新華社北京5月27日電(記者姬少亭 梁賽玉)穿過一條旁邊擺滿素色建築模型的樓梯,拐進一間白色墻面的房間,更多的模型錯落而至,一隻黃白相間的貓在建築之間閒庭信步……被稱為“最孤獨圖書館”的白色模型就隱藏在其中     這間飽受爭議的圖書館就誕生在這個工作室設計師董功和他所有的員工一樣,都穿著一身黑色他沒有想到一個讀書的房間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     “我仍然非常相信,一座建築的創作應該飽含情緒”他戴著黑框眼鏡,始終語調平穩,“這種情緒未必需要全部翻譯給體驗者但是在設計的過程裏不融入情緒的話,作品也不會打動人”     坐落在南戴河沙灘邊,距離海岸線60米,這座海岸線上的靜默物體叫做“三聯海邊公益圖書館”,原計劃承載人數上限是80人,作為阿那亞開發的小區的社區圖書館,距離小區400米     微信公眾號“一條”5月10日發佈這個圖書館的照片和視頻,為它冠上“全中國最孤獨的圖書館”的名聲這個最孤獨的冠名卻換來十萬點擊量和輿論喧嘩       “它現在像火車站”董功向記者展示了幾張圖書館“火了”以後的照片現在每天人流量的最高值已經超過2000人“最高興的可能是地產商和‘一條’”他擠出一個無奈笑容說,“但是爭議拉近了公眾和建築的距離,也是一件好事”     那天董功做好了到海邊看日出的準備,卻遇到了一個大陰天,“卻也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他拍了很多照片,照片上海岸線平緩,世界被簡化成幾何線條“海平面有開闊而且單純,海岸線是世界上唯一一條幾何的直線”他看到的海灘上任何一個物體都非常有“存在感”     一隻錨,一根木樁,一座臨時的房屋,“都好像在海灘上存在了很久,有很強烈的時間感”他透過臨時房屋的窗戶看到了“表情無限豐富”的海     那天的感受成為了後來創作圖書館的第一條線索“我想讓它成為海灘上一個物體,跟錨、木樁和其他的臨時房屋一起,是一個有存在感的東西”董功說,他想採用不同於城市的建築語言     “海邊容易讓人產生幻覺,人在海邊會失去尺度的參照物,失去自身和環境關係的判斷”那天窗外大海的表情讓他相信,海是“一幕戲劇”,所以產生了“看臺”的想法     他讓圖書館真正“面朝大海”,一面是玻璃,一面全封閉而當陽光和風經過他精細設計的路線走進房間,坐在裏面讀書的人就可以感受到那一句“春暖花開”這滿足了很多人對圖書館的想像     對於建築師來說,這是一個對公眾開放的社區圖書室,董功覺得相比較真正有館藏的圖書館而言,這裡更像一個閱覽室     他為這個提供精神層面服務的社區閱覽室設計了一個冥想室,在海邊的強光裏一處隱藏的黑暗“相對於光線充足的閱覽空間,一個黑暗的角落會提供內心的歸屬感”他說,“我還是相信一個讀書的地方的精神性的”     對於目前甚囂塵上的狀態,董功很希望很快過去,“會安靜下來的”     董功更認同微信公眾號“世相”的看法《GQ智族》雜誌副主編張偉在一篇題為《沒有耐心的時代,以及“最美圖書館”》裏提及,它原本應該是“複雜的”:“一座在海邊的圖書館並非不可想像的,就好像那座著名的建設在沙漠裏的鏤空教堂一樣商業也並不能貶損它的魅力,因為商業曾經成就過無數美妙的東西”     “這個事情最開始被大家說成無暇的美好,這就不一定,後面大家質疑只是個笑話,肯定也不是這樣”董功覺得,商業也沒那麼可怕“多維度的解讀也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希望這座建築可以更長久地生存下去,經歷大海對它的侵蝕,留下海風的痕跡和人們圖書的痕跡“我非常篤信空間存在的意義”     從小在頤和園邊兒上長大的他,相信“好房子”應該具備強烈的藝術性他認為建築應該給體驗者以綜合的身體暗示,陽光、風以及建築材質都應該為人們提供不同的感知這些內容都是他的團隊關注的問題     設計最初是被要求不考慮冬天的使用的,因為冬天的海邊幾乎沒有人但是現在的熱度讓地產商和設計者都重新考慮冬天的使用“也許會有一種奇幻感覺”董功說     董功很希望喜歡和不喜歡這座圖書館的人都可以去看看“空間所帶來的感受與照片不同”     他並不認為創作者的情緒應該被講述“孤獨是沒必要說出來的”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