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康巴漢子畫筆寫風骨

点击量:   时间:2017-12-03 18:06:07

新華社北京10月28日電(記者任沁沁)阿旺扎巴正在北京辦展來自各地的觀眾慕名而來51歲的他是純正的康巴漢子5歲啟蒙,從此畫畫為生     他新近完成的一幅作品,是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的肖像,肅慎、莊嚴、圓滿     12月8日班禪坐床大典20週年時,這幅油畫或將作為禮物送給大師     事實上,聞名遐邇的大型歷史油畫《金瓶掣簽》,就是阿旺扎巴主筆參與創作的,於1998年問世     作品真實再現了十一世班禪金瓶掣簽儀式場景,影響深遠,以至近20年後,西藏自治區專門指定再繪一幅     這次展覽的主題是“康巴人”百餘幅作品散發著一股濃烈的“康巴氣質”和“西藏風骨”     阿旺扎巴覺得,他是帶著某種使命來完成創作的“要為自己所熟悉的橫斷山民,為那裏僧侶信眾留住時代的影像寫真”     在地球漫長的進化過程中,青藏高原橫空出世,金沙江、瀾滄江、怒江從橫斷山脈的夾縫中磅薄而出,在西藏、雲南間形成三江並流風光     這片赤壁金川之地就是康巴地區萬壑千岩,物產豐饒,古老寺院與聖跡如寶石般點綴其間阿旺扎巴就是從這片藏東秘境中走出來的康巴畫家     5歲時,在老家舊墻上,阿旺扎巴看到了朦朦朧朧,用流利線條、緋紅色彩描繪的畫作,從此對繪畫愛慕、眷戀、追尋,立志一生追隨     他還記得,5歲時畫了一幅爺爺畫像,被父親收藏至今爺爺是牧民,父親是當地幹部他們都是阿旺扎巴一生崇拜的人“爺爺對藏傳佛教一心一意,父親教會我敬畏自然,嚮往自由”     上中學時,阿旺扎巴遇到了東北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的美術老師夏和忠夏老師看中他的繪畫天分,對他單獨授課,教會他素描和色彩的運用     後來憑藉著優異成績,他考入西藏大學藝術系美術班,成為第一批美術專業的藏族大學生,並再次遇到造詣深厚的老師李津、於曉冬等     古老的文化熏陶、先天的繪畫天賦,加之後天的勤奮,阿旺扎巴在美術領域迅速嶄露頭角     1988年,他的寫實作品《無題》,在西藏當代美術作品展中獲得一等獎     《母親》《圓月亮、紅經幡》《三月的風》《秋雷》《康巴漢子》等一系列洋溢著康巴民俗風情的作品,在拉薩和內地展出後,獲得好評,被多國美術機構收藏     “阿旺扎巴作品中的原生態文化意象以及強烈的生命衝動,給我留下深刻印象”西藏作協主席扎西達娃說     在十年創作初露鋒芒、風頭正勁之際,阿旺扎巴突然淡出公眾視野,進入潛蟄狀態     他在藏東的高山峽谷間,思考藝術和生命的意義,飽覽各種著作,增加自身人文積澱“沒有深厚的文化學養,沒有思想深度,創作就不能打動人心,也無法得到突破”他說     期間,他沒有新作出世,而是一掃拂塵,流連山水間,在寺廟聖跡中沉思,在藏香輕煙微醺裏閱讀,以尋找藝術的突破口     發現傳統油畫顏料成色經不住時間考驗且對人體有害後,他決心加以改良歷經十年時間,從江孜民間染織中得到啟示,結合荷蘭畫家倫勃朗的顏料製作方式,阿旺扎巴終於成功研製出了全新配方     中國近代傑出畫家李可染說過,繪畫不僅要以最大的功力打進去,還要以最大的勇氣打出來,打進去氣象萬千,打出來豁然開朗     這句話深深影響了阿旺扎巴等他再次拿起畫筆時,畫風完全變了——別具傳統壁畫之神韻,充滿奇崛的想像,現代與傳統、東方和西方完美交融     “康巴人”展出的作品就是他蟄伏後創作的繪製於布面的作品,人物形象突兀生猛,個性張揚,背景多是殘卷斷簡式的經書——他把人的一生理解為一本書     “康巴人”畫展在李可染藝術基金會美術館舉辦“希望李可染前輩思想的指引,能給我帶來靈感”阿旺扎巴說     “一個個斧劈刀刻般的畫孔,一隻只的白眼逼視白雲青天,逼視濁世紅塵,逼視向未知世界的如炬之光”西藏美協主席韓書力評價,這種寫真,透過人物外貌而展現了其信仰     作品《上下》取材於西藏沐浴節,人們在水邊洗澡,對面是自己的倒影“宇宙只有空間,沒有上下左右,人類是平等的,互敬互愛的”這是他想表達的意境     在題為《昨天,今天,明天》的作品中,釋迦牟尼在人群中,倣若一個影子阿旺扎巴說,眾生敬畏的釋迦牟尼,是一種精神,而不必是具象的     他透過《寫給上蒼的信》,呼籲人類熱愛自然,地球停止殺戮     不僅是唐卡裏的宗教人物和佛經故事,大量植物、昆蟲元素也被引入作品“為了表達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共生,生息繁衍”     阿旺扎巴的繪畫從未脫離精神層面的探索他希望用油畫這一西方藝術,實現幾千年文化積澱的藝術語言與本土時代審美觀念的天然融合     兩年前,他的第一次畫展在拉薩舉辦,主題是《砸斷骨頭連著筋》,“意即不斷創新,打破傳統,但康巴的精神、西藏的風骨,還是在我的命脈裏”他說     藝術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他舉了個例子,就像西藏當地的牛和草,生活是草,牛把草消化、過濾了以後,變成牛奶,再提煉,才會變成酥油“藝術家的工作,就是讓草變成酥油,讓人們醍醐灌頂”     他點了支煙抽了起來“辦展的過程很累,還是想儘快回到畫室中,一個人和畫筆、畫布獨處、對話”他把煙灰彈在手中,一點不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