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國務院“政策藥方”切中中國鄉村教育之痛

点击量:   时间:2017-12-02 13:13:07

 新華社北京6月8日電(記者程雲傑 張源培)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鄉村教師支援計劃(2015-2020年)》,奮鬥在鄉村教育一線的教職員工和社會組織都認為它是“一劑良方”,找準了鄉村教育發展的“痛點”     貴州省黔西南布衣族苗族自治州晴隆縣紫馬鄉龍頭小學校長焦勝華認為這個方案的最大亮點在於優化教師規模和結構、改進教師待遇     根據這一計劃,鄉村中小學教職工編制將按照城市標準統一核定,其中村小學、教學點編制按照生師比和班師比相結合的方式核定     在鄉村教育這行幹了15年的焦勝華說,鄉村小學裏最需要迫切解決的就是專業教師不匹配的問題如果僅按生師比的要求來配置教師,龍頭小學232個學生只有10個鄉村教師編制,這些學生分成6個班涉及6個年級,僅語文、數學老師就需要12個,英語、美術、音樂、科學、體育這些專業性很強的學科根本沒法開展     “按照生師比和班師比相結合的方式進行編制核定有助於擴大鄉村教師的規模,使孩子們能夠受到更全面的教育”他說     雖然龍頭小學被當地教育部門評為“優秀教師培育基地”,焦勝華對師資流失的擔心一點不亞於其他普通小學的校長     “當鄉村教師很沒有職業安全感,發展空間不大,再加上我們這裡交通不便,生活不便,很多剛畢業的大學生到我們這任教,工作兩三年後都能得到比較全面的鍛鍊,很快就走了這次計劃提出提高鄉村教師生活待遇、職稱職務評聘向鄉村學校傾斜都契合了一線教師的呼聲,也更符合鄉村教育發展的實際”他說     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父母心公益基金“燭光行動——鄉村資教計劃”執行主任於奇文認為,這項計劃非常務實,找到了鄉村教育的痛點並且提出了解決方案     他注意到國家提出鼓勵地方政府和師範院校根據當地鄉村教育實際需求加強“本土化”培養,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具有建設性的思路     “根據我們的調研,90%的支教老師都會到鄉村小學跟孩子們說,‘你們好好學,學好了走出大山’,可是都到外面去,家鄉的發展怎麼辦鄉村教育由誰來延續”於奇文說     正是因為看到了這個癥結,在2014年發起“燭光行動”伊始,於奇文就提出了招募本地師資隊伍,以教育僱員而非愛心人士或社會志願者的身份到山村小學從事教育的公益理念     他說:“培養本地化的教育僱員有助於向孩子們傳遞這樣一個資訊:學習的目的不是為了脫離貧困的家鄉,而是因著對家鄉的熱愛,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讓自己的家鄉脫貧此外,培養本地化教育僱員的另外一個好處就是不會有外地支教人員的孤獨感,更容易融入當地文化”     焦勝華也認為本地化是一個出路,但是需要政府和社會公益組織的長期努力他說:“2001年我剛來的時候,龍頭村和栗樹村兩個村的大學生、中專生加起來也才不到10個,現在估計有三四十個但是光培養出人才還不夠,還要他們有留下來的意願,沒有一個激勵機制是不行的”     為了吸引本地人才支援本地鄉村教育,於奇文在做“燭光行動”這個項目計劃時專門設計了一套激勵計劃這些教育僱員由父母心公益項目派駐燭光小學,受當地小學校長的全權領導同時,校長每月還將獲得一筆人均八九百元的燭光獎金,用於發放全校所有教師的績效考核獎這些教育僱員與所在學校的其他教師一道公平競爭職業進修的資格服務期滿後,燭光行動項目的教育僱員可選擇繼續簽約,繼續享受高於當地的薪資水準,也可以參與銀質和金質燭光獎的教師資格評選,獲勝者將被推薦至合作私立學校任職     “我們的目標就是不再靠教師的悲情和奉獻來發展鄉村教育,而是打造一個成熟的教育隊伍機制”他說     焦勝華認為這個機制很實用,龍頭小學的音樂和美術教師就依賴燭光行動計劃來補充     在於奇文看來,這個五年計劃對從事鄉村教育的社會組織也是一個鼓舞“作為社會組織,看到我們的探索與國家的政策理念保持一致,並與政府部門的操作形成互補,這是令人非常振奮的消息”     晴隆縣規模村規模小學的音樂教師龍濤是燭光行動計劃的教育僱員,他把自己的架子鼓、薩克斯管帶到學校,給一到六年級的孩子上音樂課,組織合唱團,希望音樂能給他們帶來快樂     執教一年多來,令龍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學校300多個學生中80%-90%都是留守兒童,這些孩子遠離父母,學校教育是他們成長的重要依靠     焦勝華希望政府未來也能考慮到鄉村小學對校醫的需求他說,因為村子裏沒有鄉村醫生,大部分孩子都是留守兒童,一旦生病了,學校都找不到合適的人送孩子去醫院,即使送去了又非常擔心孩子出事,因此工作壓力非常大     龍濤說:“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我教過的學生中有人能願意做鄉村教師,